德瓦議員和蓋琳
  原標題:歐洲議會裡的中國面孔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 史靖洪):歐洲議會與歐盟理事會、歐盟委員會並稱歐盟三大機構,是歐盟的立法、監督和咨詢機構。就是在這樣一個地地道道的歐盟機構里,居然有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人,他就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在歐洲議會正式工作的中國人――議員助理蓋琳。
  蓋琳今年三十齣頭,標準的八零後,帥氣而自信。雖然已在比利時學習、工作、生活了15年,但他一開口還是帶著濃濃的東北口音。他說自己能到歐洲議會工作,得從2004年夏天在布魯塞爾的一間酒吧偶遇歐洲議會英國籍議員德瓦先生說起。
  “因為喝了幾杯酒,變得有些興奮。那個酒吧和別的酒吧不太一樣,因為舉架比較高,老闆用木頭搭了二層的小樓。也許是酒精的作用,我就用手去爬那個樓。大概有三至五米的高度,其他的同學就在底下為我加油。我後來才知道,當時德瓦正和他的同事也在酒吧里看到了這一幕。然後德瓦就和他的同事說:‘你看到了什麼?’同事說:‘那個年輕人喝多了’,但德瓦說:‘不,我看到的是他的執行力,他的領導力和他的勇氣。’然後,德瓦就和他的同事說,他希望認識我一下,於是德瓦就走過來我和聊天。”
  值得一提的是,德瓦先生的經歷很不一般。可以說,他是一個亞洲人“闖”歐洲的“成功樣板”。德瓦1948年在斯裡蘭卡出生,後來赴英國留學、就業。1992年,他當選為英國下院議員,並於1999年又當選為歐洲議會議員,至今已三次連任。用蓋琳自己的話來說,可能是因為同是亞洲面孔吧,所以他們在一起聊天也比較親切,並且很快就聊到了中國和歐洲之間的關係,之後德瓦先生就建議他到歐洲議會實習。於是,當年冬天,蓋琳加入德瓦所在的官方非政府組織歐洲議會海外發展委員會,成為他手下的一名實習助理。2005年夏天,德瓦親自給當時的歐洲議會議長致信,請求破格雇佣蓋琳。最後,蓋琳被聘為“議員顧問”,開始了他在歐洲議會的職業生涯。
  那麼,德瓦先生到底為什麼要吸收蓋琳進入自己的團隊呢?說起當時的情況,德瓦先生依然有些激勸。
  “我在歐洲議會問我的同事們,你們瞭解中國嗎?我們和中國的關係怎麼樣?但沒人有知道中國,除了少數幾個人批評中國以外,沒有人瞭解中國。這是怎樣一個瘋狂的議會?中國是擁有世界上四分之一人口的國家,居然沒有人瞭解它?愚蠢的人們!所以我說,我們需要更好地瞭解中國,因為中國對我們很重要!可是議會裡沒有中國人,於是我決定吸收一個中國人。就這樣,我遇到了蓋琳,我問他你在乾什麼?他說他在大學里學習酒店管理。我就說,你給我看看你寫的東西吧。於是,蓋琳給了我一百頁的東西,於是我就說,這樣挺好,給人印象深刻,你就來為我工作吧。”
  的確,和德瓦先生說的一樣,當時的歐洲議會與中國的關係並不太融洽,個別議員甚至對中國懷有敵意。初到那裡工作的蓋琳明顯地感受到了這種氣氛,許多議員和他相遇時假裝沒看見,有的則指責他是“中國間諜”。
  1
  蓋琳
  “一開始我剛到議會工作時,很多議員都會說我是‘中國間諜’,而且是很直接地跟我說,說我是‘中國間諜’。一開始時,我確實是比較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的選擇是沉默。後來,再有議員跟我這麼說,我就開始和他們開玩笑了,我跟他們說,我倒是希望我有機會為我的政府做點事情,問題是歐洲議會所有的信息,所有的事情都是公開透明的,在歐洲議會的官方網站上全都能夠找到,所以,請問,您認為我在議會當這個‘間諜’應該乾什麼,然後就會搞得他們哈哈大笑,他們自己想一想也確實是這樣。”
  有些問題可以通過談話技巧進行化解,可實質性的問題還需要通過扎扎實實的工作才能解決。身處逆境,蓋琳被激發出一個好的創意,那就是成立“歐中友好小組”。
  “就是因為當時我剛進歐洲議會,我發現議員針對我,他們反華,從和他們的接觸,我發現他們之所以反華是因為他們不瞭解中國。我當時在議會裡看到,當時有印度友好小組,有斯裡蘭卡友好小組,有西藏友好小組,有臺灣友好小組,我就覺得為什麼不能有個中國友好小組呢?我就和德瓦說,感謝您讓我在歐洲議會工作,但我覺得我最應該做的事情是幫您建立一個中歐友好小組,然後德瓦說,行,你做吧。我得到了德瓦的支持,我大概用了一年的時間組建了友好小組。”
  2006年,歐洲議會裡正式成立了“歐中友好小組”,目的是幫助議員們瞭解中國,在議會裡正面宣傳中國形象,促進中歐關係,德瓦議員出任主席,蓋琳擔任小組秘書長。在中方的支持下,小組的工作得以順利開展,他們組織歐洲議會議員訪華,反對以各種名義分裂中國,在一些重大議會辯論中號召議員們支持中國立場。2008年,小組為汶川大地震受災民眾籌集帳篷;在眾多歐洲議員抵制北京奧運開幕式期間,友好小組發起支持北京2008奧運活動;德瓦議員作為小組主席,代表歐洲議會參加了北京2008奧運會開幕式、上海2010世博會開幕式;達賴訪歐期間,蓋琳還以小組秘書長的身份在歐盟專業媒體《歐洲之聲》上發表文章,批評歐洲議會邀請達賴到訪,並呼籲歐盟將對華工作重心放在加強雙邊合作及共同應對經濟危機上。
  隨著中國國力的增強,越來越多的議員們也看到了歐洲與中國建立友好關係的必要性。時至今日,歐中友好小組已發展到40多位議員,跨議會四大黨派,成為歐洲議會中最大的友好小組。在此基礎上,他們還成立了一支獨立於歐洲議會以外的非政府組織“歐中友好協會”,以促進中歐合作更加務實。
  現在的歐洲議會的對華氛圍已發生了很大變化,蓋琳也被其他五位議員指定為對華決策特別顧問。談到這些感受,蓋琳說:“在歐洲議會這麼多年變化很大,最大的原因是中國的綜合實力提升了,歐洲人意識到他們需要中國,因為這樣更有益於他們的利益,一個良好的中歐關係更有益於歐洲人民的利益。他們意識到了,所以他們開始接受中國,我只是作為中國這個大家族裡的一份子,他們接受了大家族,所以也接受了我。”
創作者介紹

騎術學校

hhutmmjobvz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